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周文有些疑惑地看着黑袍棋魂,他赢了棋局,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利用规则控制他的身体,还问出这样的问题,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“我有一个同伴想要契约守护者。”周文没说自己想契约。

万一这个黑袍棋魂,不知道脑子里面哪一根筋不对,说可以让他去契约,那他岂不是有点尴尬了,动手不是,不动手也不是。

总不能人家笑眯眯的送给你珍藏的宝物,你还上去把人家给宰了吧?

“是那一个吧?”黑袍棋魂看了李玄一眼。

“是的。”周文点头道。

黑袍棋魂说道:“我可以给他机会,让他尝试契约,不过有一个条件。”

周文目瞪口呆地看着黑袍棋魂,他还是第一次知道,守护者的守护兽竟然还可以和人谈条件的。

“这智商,在地球的次元生物当中,应该算是超级了吧?”周文想了想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黑袍棋魂沉吟了片刻,然后才说道:“如果你们不能与之契约的话,就必须协助我毁灭茧内的守护者。”

周文听了更加惊疑不定,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,黑袍棋魂竟然会提前这样的要求。 记住网址m.wxsy.net

“冒昧的问一句,你不是在保护它吗?”周文问道。

黑袍棋魂也不回答,只是问周文:“你可以考虑考虑,若是答应,就可以让你的同伴上来尝试契约,如果不答应,现在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选我们?”周文又问了一句。

“因为你们能帮上忙,特别是你。”黑袍棋魂直接回答,并没有掩饰。

“我需要和同伴商量一下。”周文沉吟着说道。

“可以。”黑袍棋魂微微点头,周文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禁忌之力消失,他可以从石墩上站起来了。

看着周文下山回来,李玄和风秋雁都是一脸的好奇,李玄问道:“老周,什么情况?”

“黑袍棋魂说,可以让我们尝试契约守护者,不过有个条件。”周文说道。

“这还能讲条件?”李玄和风秋雁也是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我原本也以为不可以,不过现在看来,我以前好像产生了某种误解。”周文现在觉得,守护兽和守护者之间的关系,并不是他以前想的那么简单。

“教练,黑袍棋魂有什么条件?”风秋雁问道。

周文就把黑袍棋魂的话,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。

李玄和风秋雁听完之后也是面面相觑,他们和周文一样,都有些无法相信,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,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力。

“如果契约失败,我们有能力杀守护者吗?”李玄问周文。

“可以一试,黑袍棋魂既然敢动手,想来也是有些把握的。你想要尝试的话,那就去试试看吧。”周文自己也想要除去守护者,免得将来多个敌人。

“好,那我就去试一试。”听周文这么说,李玄也就不再犹豫。

三个人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,就一起上了象棋山,再次来到了黑袍棋魂面前。

“是不是只要我们答应帮你,就可以随便尝试契约守护者?”李玄问道。

“不错。”黑袍棋魂微微点头。

“好,那我们答应你了,现在是不是可以尝试契约守护者了?”李玄看着黑袍棋魂。

“随时都可以。”黑袍棋魂到是很好说话的样子,也没有要求周文他们立誓什么的。

事实上并不是所有次元生物都有约束誓言的能力,那是非常高级的能力,只有少数强大的次元生物才会拥有。

“那我去了。”李玄一边走向守护者之茧,一边看着黑袍棋魂。

黑袍棋魂老神哉哉的坐在那里,完全没有要阻止的意思。

与守护者契约的方法,李玄早就已经从周文那里了解清楚,当下不再犹豫,割破了手指之后,把一滴血滴在了守护者之茧上面。

可惜,这个守护者对于李玄并不感兴趣,李玄的鲜血直接流了下来,一点也没有渗入其中。

“不识货。”李玄有些郁闷的退了回来。

“你们也可以试一试。”黑袍棋魂对周文和风秋雁说道。

“我就不用了。”周文说道。

“我也不需要。”风秋雁也很坚决的说道。

黑袍棋魂到是有些意外,看了他们一眼后说道:“既然你们无法与之契约,那么现在就应该要履行承诺了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做?我们能帮忙做什么?”周文问道。

黑袍棋魂起身看着那守护者之茧,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这个守护者之茧,原本并不应该在这里。”

周文恍然大悟:“这么说,你并不需要保护它?”

谁知道黑袍棋魂却摇头道:“我的职责确实是保护它,所以在它契约之前,我不能够伤它,除非有一种特殊情况发生。”

周文猜到了黑袍棋魂所说的特殊情况,看向守护者之茧说道:“让它在没有契约的情况下破茧而出吗?”

黑袍棋魂点头道:“没有契约的守护者,是不允许破茧的,只要你们能够帮我把它的茧打破,把它从茧中逼出来,我就可以出手对付它。”

“也就是说,我们只需要打破守护者之茧,并不需要参与战斗对吗?”周文思索道。

“当然,如果你们主动要求参战的话,也是可以参战的。”黑袍棋魂说道。

周文三人面面相觑,想不到黑袍棋魂的要求竟然如此简单。

“你刚才说,它本不应该在这里是什么意思?”李玄问道。

黑袍棋魂神色有些古怪的说道:“这个解释起来很复杂,简单来说,我和这个守护者,并不属于这个次元领域,因为某些意外,所以才出现在了这个次元领域之中。”

“那么说,你并不是象棋棋魂?”周文三人都有些发楞地看着黑袍棋魂。

“不是。”黑袍棋魂很肯定的回答。

这个答案让周文三人神色变的更加古怪,李玄问道:“你不是象棋棋魂,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棋力?”

“棋类都有相通之处,我虽然不是象棋棋魂,却也是一种棋魂,所以学会象棋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黑袍棋魂说道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