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距离太远,周文看不清楚状况,心中一动,穿上了隐形衣向着沈玉驰他们靠近过去。

冰女悄然跟在周文身后,以她的身手,就算不恐惧化,沈玉驰和王秋元也发现不了她。

周文到了近处,看到他们两个所跪的木屋,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庙,只是那庙没有匾额没有牌子,就连那庙墙都是桂木所造,可是明明已经被造成了木屋,上面竟然还有枝芽长出,开着美丽的桂花。

到了这片区域,再无广寒宫的寒冷,反而让人感觉清凉舒爽,说不出的惬意。

木屋的门是关着的,沈玉驰和王秋元就跪在那木屋前面,四周也没发现有什么次元生物,可他们就是跪在门前,把头伏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
“难道说,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压制着他们,让他们不得不跪吗?”周文左看右看,也看不到有力量波动,就看向了一旁的冰女。

冰女显然知道周文在想什么,用只有周文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他们没有被任何力量压制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,没有次元生物,也没有力量压制,他们为什么要跪在这里呢?又或者说,他们跪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?如果这里真是月神的庙,那他们跪在这里,难道是想向月神要好处?可他们又怎么知道,跪一跪月神就会给他们好呢?”周文心中暗自疑惑。

因为嫦娥奔月的故事太过出名,人们反而对于这位真正的月神了解不多,周文也只是听说过太阴娘娘的传说,但是太阴娘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神灵,却不太清楚。

沈玉驰他们既然跪在这里,肯定是知道了什么,周文只是有些疑惑,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,光从神话当中分析,得出的结论未必正确,像沈玉驰这样的人,肯定不会为了那样的猜测就来这里冒险。

“局座,这样真的有用吗?”王秋元跪在那里不敢动,可是却忍不住开口说话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wxsy.net

“有用,你跪好别动就是了,也别再说话了。”沈玉驰答道。

然后就又陷入了沉默当中,他们跪在那里不动,也不说话,这让周文有些郁闷,原本还以为能够听到一些秘密,谁知道他们竟然也不说话了。

“你若是想知道什么,何不现在去问他们。”冰女说道。

“我问他们……对啊……我怎么没想到……你太聪明了……”周文突然明白冰女的意思了。

沈玉驰他们跪在木屋前,定然是有所求,他们肯定不敢站起来,现在去问他们,只怕他们不敢不说。

周文收回隐形衣,直接向着跪在门前的沈玉驰和王秋云走去。

沈玉驰和王秋元听到脚步声,都是心中一惊,就算不敢抬头去看,可是只听脚步声,他们很快就分辨出来了,来的人是周文。

“周文,你来的正好,我们被困在这里了,被压制的无法动弹,快来救我们。”王秋元出声哀求。

若是周文之前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,还真被他给唬住了,可能不敢再过去。

“好啊,我这就过去救你们。”周文撇了撇嘴,直接走到了王秋元旁边,伸手就要去拉他。

“别……别动我……”王秋元身子一颤,连忙叫道。

“沈局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至少你也应该编个故事应付一下我吧?”周文蹲了下来,用手指按在沈玉驰的手臂上,平静地说道。

沈玉驰伏在那里不敢动,一旁的王秋元说道:“我们本来是想救小韦的,可是在寒雾中看不清楚路,无意间闯到了这里,然后就中了诅咒,如果移动的话就会自爆……”

“这故事编的不行,沈局长,要不然,你亲自编一个?”周文淡淡地说道。

沈玉驰终于口说话:“在来月球之前,我们查阅了大量的资料,对于神话传说中的月球有了不少的了解,不过那些资料都是根本神话传说的判断,还不知道真假,所以也就没有公布出去。”

“这个编的有点意思了,继续说。”周文手指一直按着沈玉驰的手臂,似乎随时都会推动他们似的。

“广寒宫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冷宫,用于禁锢的,所以嫦娥并不是月亮的主人,只是一个囚徒罢了。神话传说当中,月亮真正的主人是太阴娘娘,就是太阴元君孝道明王灵宝净明黄素天尊,也就是月神。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,才是月神真正的居所,也就是月神庙。”

沈玉驰顿了顿又继续说道:“我们认为,月神庙的性质和土地庙应该近似,拜在这里也许会有什么好处也说不定。”

“这故事编的还有些靠谱,不过你不要告诉我,你来月球之前不知道那个骨陶坛和死人的存在。”周文冷冷地说道。

“实际上那个骨陶坛和死人很早就被发现了,我在地球上的时候,就已经做过很多研究,并且请教了很多专家,所以才知道骨陶坛其实是一种祭器。”沈玉驰说道。

“你早知道拿起骨陶坛的人会被附体吧?”周文盯着沈玉驰说道。

“这个我无法确定,我只知道骨陶坛是用来祭祀神明的,古代的巫师通过使用骨陶坛通灵,或者请神上身,不过一般使用的都是水或者酒,这种有火焰的骨陶坛并未听说过,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。”沈玉驰显然不愿意承认他早就知道碰触骨陶坛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周文也不说破,继续问道:“你是不是原本想让我去碰骨陶坛?”

“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,我绝无此心。”沈玉驰说道。

“韦戈知不知道关于骨陶坛的事情?”周文没有再多说什么,又问了沈玉驰一个问题。

“骨陶坛的事情是我监察局的高度机密,小韦的级别还不足以接触那些秘密。”王秋元接口说道。

周文大概也猜到是这样了,他和韦戈,实际上就是沈玉驰带来的牺牲品,沈玉驰本来想要引诱周文去碰骨陶坛。

原本沈玉驰觉得,像周文这种少年得意,又有强大实力的青年,碰到未知之物,应该会想要研究个明白。

可是谁知道周文就像是一个怕死的老人般,拥有那样的实力,竟然还谨慎的不像话,而且似乎一点好奇心也没有,完全不去碰那骨陶坛,这让沈玉驰很是失望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