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当!

木棒顶端与血巫的手刀撞击在一起,周文顿时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,连人带棒一起倒飞了出去。

只是周文身在空中之时,却已经借势卸力,如同御风倒飞的仙人一般,落下来的时候,那劲力已经完全被卸去了。

周文大概已经知道,血巫的力量确实比他强,不过也强不了太多,估计也就是八十出头的样子。

只是到现在,周文还是没有弄明白,血巫恐惧化之后,获得的能力到底是什么?

只有恐惧级的力量才能够杀恐惧级,可是血巫的恐惧化,却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。

血巫眼神却在打量周文手中的木棒,似乎有些疑惑之色。

“挡住了!”观战的人,见周文挡住了血巫的一击,虽然落在了下风,却并没有被重创,心情变的有些复杂。

“人”能够与血巫抗衡,这固然是一件好事,可是这也从侧面说明了,“人”不可能是纯粹的人类,因为纯粹的人类根本不可能晋升神话,更不可能与恐惧级的守护者抗衡,这让许多原本还心存幻想,觉得“人”有可能是纯人类的人大失所望。

半人类固然也能算是人类,可是终究让许多人心中无法释怀,他们多么渴望有纯正的人类能够走上大舞台,与那些异次元的生物争锋。

“果然不是纯正的人类吗?”李本忆小脸上难掩失望之色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wxsy.net

“看来是我想多了,纯正的人类又怎么可能登得上排行榜。”夏流川也有些失望,他到是很希望人是纯人类。

像他们这样的人不在少数,都难掩脸上的失望之意。

格斗台上,周文展开了剑法与血巫大战,他的剑法包罗万象,兼容三千剑意,任意使用其中一种剑意与血巫战斗,只要不随意切换,谁也很难认出他是周文。

让周文有些意外的是,血巫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弱很多,完全没有恐惧级该有的压制力。

血巫的速度比他快,力量比他强,可是也强的有限,至于他的恐惧状态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,直到现在周文也没有发现。

至于战斗能力和技法,血巫虽然也很强,但周文也不比他弱,以至于血巫完全没有展现出恐惧级的恐怖。

“难道说,血巫的恐惧化能力,只是单纯的封印伴生宠?”周文觉得很有可能。

毕竟能够封印所有伴生宠,这本身就是很变化的能力,可是周文心中又隐隐觉得,血巫的恐惧化能力绝不仅仅如此。

突然,周文意识到了问题所在。

因为在战斗的时候,血巫似乎特别关注他手中的这根白色木棒,心中不由得暗道:“难道说,血巫没有发挥出他应有的能力,和这根木棒有关。”

“这根木棒有这么厉害吗?它的主人似乎也没有多强,当初谛听杀它也没有费多大的事。”周文又觉得有些不太可能,可是除此之外,他实在想不出,为什么血巫没有能够发挥出恐惧级应有的战斗力。

周文之前并没有主动攻击血巫,因为他只知道只有恐惧级的力量才能够伤害恐惧级,所以想着就算进攻也没什么用,只是一味的抵挡。

但是现在心中有了别的想法之后,当下就反守为攻,逆心剑被他施展出来,剑剑指向了血巫的要害。

让周文没有想到的是,血巫竟然真的开始躲闪,不敢让白色木棒伤到他的身体。

“我去,血巫竟然真的怕这支木棍!”周文又惊又喜,实在想不到,当初随手收起来的东西,竟然会有这般大的用处,而且他也没有看出来,这根木棒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“这木棒到底是什么东西?还有那个金属圆盘,不会也是好东西吧?”周文有些贪婪的想着。

有此变化,周文的攻势越发的凌厉起来,借着白色木棒的威慑力,竟然硬生生把血巫给压制住了,反而是血巫开始慢慢后退。

“那血巫到底是不是恐惧级啊?看起来好像很弱的样子?”

“不是血巫弱,是人太强了,那剑法简直神了。”

“可是他的身体看起来很正常啊,完全没有像那些恐惧化的生物一样变的奇怪,他到底是不是恐惧级呢?”

“肯定是恐惧级,否则怎么可能压制恐惧级的血巫?”

“我看不一定,根据我看了这么久的经验,那些恐惧级的身体都会有明显的变化,甚至让我们看不见,而人却依然是血肉之躯,还穿着普通人的衣服。从这一点来看,他应该没有使用恐惧级的力量,甚至有可能根本不是恐惧级。”

“不是恐惧级能这样压制血巫,你想太多了吧?”

人们分成了两派,一派觉得人不是恐惧级,一派觉得人就是恐惧级,就连六大家族之中,也有不少人持截然相反的意见。

战斗都还没有结束呢,媒体上就已经开始了口水战。

“人绝对不是恐惧级。”

“不是恐惧级怎么可能压制恐惧级的血巫?”

“我们家人就是强,神话就能够虐恐惧级,你不服啊?”

“ZZ,你见过哪个神话能够和恐惧级战斗?就算是雅,也是突破到了恐惧级之后,才能够与九越一战,求你们醒醒吧,别再意淫了。”

“雅是雅,人是人,雅不能神话打恐惧,我们人就可以。”

两派争的不可开交之时,有人弱弱的发了一句:“人有没有可能真的是纯人类呢?没有了伴生宠之后,他身上只穿着人类的服装,戴着普通头盔,似乎不太像是雅那样的半人类啊?”

这样的说话,很快就被两派一起鄙视。

“有没有常识啊,人类不可能靠自己突破到神话。”

“兄弟,虽然我也很希望人是纯人类,可是现在看来真的不可能了。”

高原古庙之中,井道仙的目光也看着周文手中的白色木棒,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,半晌才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那根木棒……该不会是无常鬼的哭丧棒吧……这小子到底从哪里弄来的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