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奇点宇宙之中,一颗星辰湮灭,同时周文身上的一个伴生宠也被转移到了李玄的身上,一个诡异的印记,出现在李玄的掌心。

那图案正是星球吞噬者的图案,也是周文原本就打算转让给李玄的伴生宠。

他让李玄来,李玄什么都没有问,二话不说就来了,可是这一趟实在太过凶险了,谁也不知道真正的黄泉之中到底有什么,会有什么样的危险。

周文把星球吞噬者转给李玄,只是希望他能够多一点自保能力,万一到时候在真正的黄泉中有什么意外,也许能够用得上。

当然,这只是最坏的打算,有羚羊这么一个天灾大佬在,就算到了真正的黄泉,也未必就会有什么危险。

“我去,恐惧级伴生宠?”李玄得到了星球吞噬者之后,也得到了星球吞噬者的部分信息,知道了星球吞噬者的等级和一些能力,立刻吃惊地看着周文叫了起来。

他不只是吃惊于周文真的给他恐惧级伴生宠,同是也吃惊于周文给他伴生宠的方式,竟然是直接转移了孵化出来的伴生宠给他,这种能力,却是从未听说过。

若是孵化出来的伴生宠还能够随意转让,而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,联邦早就大乱了。

安敬宇他们听李玄这么说,都有些不相信,还以为李玄在开玩笑。

毕竟没听说过可以把孵化出来的伴生宠随便送人的,更何况还是送恐惧级伴生宠。

“你给我这玩意儿干嘛?拿回去。”李玄皱眉道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wxsy.net

“我只会给人,不会拿回来,你不想要的话,要不你给我送回来?”周文笑道。

“行,你有钱,你任性,不要白不要。”李玄说道。

“东西你不能白拿,这一趟,你无论如何要帮我走完这一趟。”周文认真地说道。

“这都不是事。”李玄笑道。

李玄没有把星球吞噬者召唤出来,只是试了一下手套状态,也没有发动吞噬能力,然后就收了起来。

一个小时过后,刑房再次开启,李玄大步走向下一个刑房,同时还嘟囔着:“下次还有这样的好事,记得一定要再找我。”

“行,一定找你。”周文笑着回应。

一个个又一个刑房过去,李玄叫的虽然惨,可是都挺了过来,终于,到了那个木马刑的房间前。

李玄往里面一看,看到那个的背上长角的木马,顿时脸色一变,这就要往后退,却被后面的周文一脚给踹进了木马房之中。

“我靠,周文,你阴我……啊……”李玄的骂死骤然而止,然后就是一声惨叫,再之后就是死寂。

“快点弄完。”周文没眼往里面看,用手捂着眼,对里面的喊了一句。

一分钟后,李玄一瘸一拐的从里面出来了,眼中泛着泪光,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好似被一百个大汉糟蹋了的小娘子似的。

他嘴唇抖动,一只手捂着屁股,一只颤抖的手指着周文,半晌才蹦出一句话:“我日你大爷。”

“咳咳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一切外物皆是过眼烟云,不存在的,不存在的。”周文低着头,如同老僧低语一般说道。

“不存在你大爷,我第一次就这么没了,我感觉自己不纯洁了,已经脏了……”李玄四十五度角抬头,似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。

“你放心吧,没人看到,我捂着眼呢。”周文赔笑道。

“你捂个屁,你那手指缝比大峡谷都大。”李玄怒道。

“咳咳,你不是能自愈吗?没事的,现在又是完完整整的,以前的事咱把他忘了吧,反正也没啥影响。”周文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“你闭嘴。”李玄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你老实交代,后面是不是还有这样的刑罚?”

“大概……可能……也许……还有……吧……”周文道。

“老子不干了。”李玄怒道。

“伴生宠你都收了,刚才你不是说绝对没问题,这都不是事吗?”周文说道。

李玄嘴唇动了动,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,最后恨恨地说道:“我就是上了你的贼船,你老实说,后面还有几个这样的刑罚?”

“大概有三……四……五……六……七……八个吧……”

“到底是几个?”

“九个。”

“周文,你大爷的,你不得好死。”

骂归骂,李玄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走向下一个刑房。

安天佐他们都好奇啊,到底是什么刑房,让李玄都差点和周文翻脸,因为他们的进度比周文他们慢了不少,所以还没有看到木马刑内的情况。

等他们走过来一看,立刻都变了颜色,看向吕不顺的神色都变的古怪起来。

吕不顺的脸色也有些苍白,只感觉喉咙发干,嘴唇动了动,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,只是咽了一口吐沫。

“我们先过去吧。”最后还是安天佐发了话,带着其他人先过去,只留下吕不顺和安敬宇两个人在木马刑的刑房前。

吕不顺眼睛一闭,牙一咬,狠心冲进了刑房之内。

一个小时时间,李玄可以承受三十以上的刑罚,吕不顺则是二十多个,主要还是因为安敬宇的时间加速没有周文的话管用,所以吕不顺才慢了一些。

一路受刑过去,当受过的刑超过一半的时候,众人都可以明显感觉到,吕不顺有些不对劲了。

他的身体虽然看起来已经恢复了,可是脸色却很难看,表情变的十分狰狞,身体也似乎在轻微的颤抖着。

“吕师长,不用勉强。”安天佐对吕不顺说道。

吕不顺看了看前面的李玄,虽然李玄一直在惨叫,可他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,而且看起来似乎状态没有吕不顺那么糟糕。

“督军放心,我还能坚持,不会给我们落日军丢脸。”吕不顺说着就大步向下一个刑房走去。

只是等吕不顺出来的时候,精神变的更委顿了。

“他是怎么坚持下去的?”吕不顺现在已经知道连续受刑的恐怖之处,他现在每受一次刑,都感觉像是身入地狱一般痛苦,那种痛苦已经超过了人类对于痛觉的忍受极限,而且随着受刑的次数增加,那种痛苦还在不断的增强。

现在吕不顺看着刑房的门,已经有种恐惧的感觉,好似那已经不是门,而是炼狱的入口一般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