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哒哒哒!

加特林似的武器,对着三生石疯狂扫射,枪口喷射着蓝色的火光,子弹打在三生石上,竟然钉了进去,一排排的子弹,硬生生在三生石上钉出了安天佐三个字。

“老赵,这里由你负责指挥,所有人在这里原地待命接应,等我们回来。”安天佐说着就向奈何桥走去。

“督军……”吕不顺和安敬宇都想说什么,却被安天佐摆手制止。

“这是命令。”安天佐说着,人已经走到了奈何桥前。

他在走的时候,那像是机器人一样的生物,已经化为铠甲包裹住了他的身体。

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周文有些惊讶地看着安天佐。

铠甲包裹住身体的时候,安天佐的身形在一般人眼中已经消失不见,只有周文还能够看到他,毫无疑问这是恐惧化的后果。

可是安天佐本身并没有恐惧化,恐惧化的是变化铠甲的那个像是机器人一样的生物。

如果说那是守护者,这也好理解,可是那并非守护者,根本没有守护者的气息。

事实上周文以前见过安天佐使用类似的东西,那应该是他的命魂,可是现在这个命魂,与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,这种不同,并不完全是因为恐惧化的结果,似乎还掺杂了另外的因素。 一秒记住https://m.wxsy.net

“难道说,安天佐自己没有使用神话液,而是让自己的命魂融合了类似神话液的东西?”周文心中这样猜想,但是却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。

“督军,我走前面,您等一会儿再上去。”安生连忙跑过去,想要比安天佐先一步踏上奈何桥。

可是一把勺子却把他们都拦了下来,那白发婆婆另外一只手中端着一碗汤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喝下忘川汤,才能上奈何桥。”

安生毫不犹豫接过碗,看了一眼碗内翻滚的黄烟,凑到嘴边,一口气就把碗里面的黄烟全部吞了下去。

安天佐在旁边看着安生,并没有阻止,周文心中则是非常的紧张。

“督军,我没事,记忆还在。”安生等了一会儿,确定自己并没有失去记忆,然后又对安天佐说道:“督军,我先上桥,等我到了对岸之后,若是没什么问题,您再上桥。”

说着,安生就踏上了奈何桥,小心翼翼地向着对岸走去。

安生每走几步,就回过头来喊一声,可是周文等人却只能看到他张嘴,却听不到任何声音,仅仅没多远的距离,却像是有无形的屏障挡住了他的声音一样。

奈何桥是一座拱桥,等安生走过了桥的最高点之后,身体却突然间消失不见,像是一步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安天佐见状端起了一碗忘川汤,直接一饮而尽,转身看了一眼周文说道:“别带芽儿去冒险,把她留在这里。”

说罢,安天佐就走上了奈何桥。

周文并没有放下芽儿,虽然安天佐确实是为了芽儿好,可是周文还是认为,把芽儿留在他的身边更安全。

周文伸手要去拿忘川汤,谁知道手却被白发婆婆的勺子挡住。

“您这是干什么?”周文皱眉问道。

安天佐也停了下来,看向白发婆婆,吕不顺等人也围了过来。

“你不用喝。”白发婆婆收回勺子,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“我不用喝汤就可以上桥?”周文有些疑惑地看着白发婆婆,吕不顺等人也是一脸的不解。

“是。”白发婆婆回答。

“为什么?”周文问道。

“没有为什么,你不想上可以不上。”白发婆婆依然还是那死人一样的表情,好像没有任何事值得她动容。

周文微微有些郁闷,早知道根本不用喝忘川汤,他又何必那么麻烦,在三生石上留名呢?

“那她呢?”周文指着怀里的芽儿说道。

白发婆婆没有说话,只是递过来了一碗忘川汤。

芽儿看起来是个孩子,实际上灵魂却不是,她也不等周文说什么,直接接过了忘川汤,捧着碗一口气喝了下去。

安天佐没有立刻继续前行,看着芽儿喝完忘川汤,并没有失去记忆,这才转身向着桥的另外一边走去。

“如果有什么危险,你先回去。”周文对李玄说道。

“你放心,有危险我比谁跑的都快。”李玄笑道。
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转身抱着芽儿,转身走上了奈何桥。

谁知道周文才上桥走了没多远,羚羊和小鸟竟然跟了上来,那白发婆婆看了它们一眼,竟然没有阻拦它们,也没有让它们喝忘川汤。

小鸟直接落在了周文的肩膀上,羚羊则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,看起来像是来旅游一样,还不时望向桥下的忘川河。

周文心中有些惊讶,没想到羚羊竟然会跟上来,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。

看着周文带着一鸟一羊走在奈何桥上,吕不顺等人神色变的古怪起来。

“那个,老婆婆,他们能不喝忘川汤过桥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?”吕不顺忍不住跑到桥边,胖脸上挤出笑容,看着白发婆婆问道。

白发婆婆没理他,只是用勺子敲了敲碗,那意思很明显,想要上桥,那就先喝汤。

“这不公平啊,为什么他们可以不喝汤,我们就一定要喝汤呢?”吕不顺故意不满地说道,其实他是想要从白发婆婆口中套出原因。

白发婆婆眼睛一翻,手中勺子直接砸在了吕不顺的脑袋上,直接把他的身体砸进了泥土中,只露一个脑袋在外面,像是种在地里的萝卜一样。

“现在觉得公平了吗?”白发婆婆冷森森地问道。

“公平,太公平了。”吕不顺身子没办法动弹,只能脸上挤出谄媚的笑容,连连点头道。

周文走上了奈何桥,然后再往忘川河中看去,这时看的风景,却和在岸边看到的时候不同了。

只见桥下不是无底深渊,也没有滚滚黄烟,下面只是一条小河,河水清澈,而且也不深,可是在那桥下,却满是骸骨,铺满了整个河底,像是地狱一般。

在外面看这座桥,像是没有尽头一样,可是真的上了桥,却发现这桥其实并没有多长,周文走了没多远,就已经到了拱桥的顶端,往前一步,眼前看到的景象又是一变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