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那原本占据了天地的大剑,在一瞬间似乎变的渺小起来,反而是萧的大手拍下,大剑的剑气顿时分崩离析,快速的崩溃。

安天佐手中握着的大剑都在嗡嗡作响,好似随时都会折断一样。

在强大的力量压迫之下,萧每进一步,安天佐就会退一步,大剑的剑身都在压力下开始弯曲。

“在皇权面前,律法就是玩具而已,你的律法之剑赢不了皇权,你也一样赢不了我。”萧不断地压迫着安天佐,同时以言语扰乱安天佐的意志。

安天佐一言不发,脚步却像是钉子一般钉在了岩石之中,不再后退,手中的大剑强行与萧的皇权之力抗衡,被压迫的越来越弯,坚挺的大剑仿佛变成了竹子似的,都快要弯成九十度了。

“安天佐,你败就败在太自信太狂妄了,如果你的双手皆在,我未必能够赢的这么轻松,可惜啊,一只手的你,太弱了。”萧说着,身上的神圣皇权之力彻底爆发,一拳轰击而下,金色的光芒硬生生把大剑折断,将安天佐淹没在了一片辉煌的金光之中。

可是就在此时,萧的脸色却突然大变,运转轨迹身法快速后退,可是却有些太晚了。

轰!

辉煌如金光般的皇权之力破碎,安天佐手持断剑而出,刹那间到了萧的面前,断剑刺向了他的心脏。

萧的轨迹身法诡异变幻,当他以为可以摆脱断剑的攻击之时,安天佐手中的断剑却突然离手飞出,一剑贯穿了他的心脏。

大剑上的劲力犹自不止,带着萧的身体撞在后面的石柱之上,将他钉在了石柱之上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wxsy.net

萧伸手想要把断剑拔出来,可是手指碰到断剑的时候,立刻如同触电一般,被断剑上的力量弹开,同时那断剑钉的更深了。

“皇权又如何?在我眼里,只有对错,没有其它。别说如今这个时代早已经没有皇帝,就算有,也一样要接受律法的制裁。”安天佐说着就想要冲向祭坛,解救祭坛上的欧阳蓝等人。

被钉在石柱上的萧却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有些疯狂,他双手抓住胸前的断剑,任由断剑上的律法之力切割他的肉体,却丝毫不为所动。

他身上的铠甲和血肉都被律法之力割出一道道的伤口,可是那断剑,还是硬生生被他从胸膛之中拔了出来。

当啷!

萧把断剑扔在地上,那几乎完全破碎的心脏和身上的伤口,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愈合,只是眨眼时间,已经完全恢复如初。

“先天不败神功?”安天佐皱眉看着萧,他认出了那是什么力量。

萧止住笑,悬浮在空中,冷声说道:“你所谓的律法,也不过就是强者自嗨的产物罢了,你够强,所以能够制订律法,能破皇权。若是你不够强,再谈什么律法制裁,也不过就是一个笑话罢了。你安天佐说有律法,那就可以有律法,那是因为你够强,可是这与皇权又有何区别?不过就是换了一个名字罢了。安天佐,你的律法之剑,说到底,还是强权之剑,又何必自欺欺人?”

到了他们这种程度,战斗已经不是纯粹的技巧之战,更是信念的对抗。

一个人若是自知理亏,那他就很强心无杂念的全力战斗,哪怕只是一刹那的心神失守,也可能会成为致命的破绽。

反之,若是占据了理之一字,信念就牢不可破,本来只有十分力,甚至能够爆发出十二分的力量。

安天佐丝毫不为所动,伸手一招,那断剑就自动飞回了他的手掌之中,安天佐握着断剑说道:“无所谓,我从未想过人人平等,我之法,仅为法,也只为法。”

说着,安天佐一步步向着萧走去,手中的断剑上,产生了一道道的律法之力,宛若锁链一般,不断地凝聚于断剑之上,弥补了缺损的剑身,也令断剑上的力量越来越强。

萧握着断了弦的弓,身上的恐惧之力诡异莫测,他使用了多种力量,很难分辨他身上的力量到底是哪一种。

安天佐扬剑的刹那,萧也一步踏出,他这一步踏出,整个天地都仿佛随着他的身形向着安天佐压迫而去,这并不是独孤家的轨迹身法,而是夏家的夺天路。

不管萧的身法和力量怎么变化,安天佐手中的断剑始终如故,没有太多的花巧,没有各种奇妙的能力,可是一切力量,皆被他的剑力所破,凭借萧怎么变化,却也无法占据上风。

“萧,没时间继续让你玩下去了。”一个声音从祭坛内传来,一个身影从插着大旗的那根石柱后面走了出来。

那人和萧的打扮很难,同样穿着铠甲戴着面具,不过他的身材更加高大魁梧,身高接近三米,已经不像是正常人类了。

安天佐和安生的心头都是一紧,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对方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,把他们引诱到这里来,没道理只有萧一个人在这里。

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那个男人从石柱后来走了出来,缓步走到了欧阳蓝所在的石柱前,看了一眼被锁在石柱上,已经几近昏迷的欧阳蓝。

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萧说道。

“我也没想管,不过他们必须要死。”男人说着,就举起了拳头,拳头上绽放出太阳一般的光芒,带着炽热无比的力量,轰向了欧阳蓝。

“住手……”安生拼命撞向祭坛,他的力量不足,无法冲破祭坛的结界,身体撞在结界上,反把自己撞的骨头断裂,鲜血从口鼻中溢出。

知道想要冲进去根本不可能,安生一咬牙,双眼之中绽放妖异的光芒,似乎有一个个数字在他的瞳孔中流转。

祭坛内,男人的手臂像是被无形的绳子束缚住了一般,微微顿了顿,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安生。

只见安生七窍流血,双眼之中的诡异光华却越来越强烈。

“讨厌的虫子。”男人的手臂一转,这一拳转而轰向了外面的安生。

轰!

安生根本来不及躲闪,身体就被太阳一般的拳力给淹没,连同地面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