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“我可以教你,但是能够学到什么程度,还要看你的天赋和努力,并不能保证你一定能够打败无面佛。”周文说道。

“我明白,这么说你肯教我了?”惠玩高兴地说道。

“教你可以,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工作一辈子,只需要你帮我做三件事。”周文说道。

“哪三件事?”惠玩连忙问道。

“现在我还没有想到,等想到的时候再告诉你。”周文并没有打算让惠玩帮他做什么,只是随口那么一说。

谁知道惠玩却十分认真:“只要不是有违道德,也不会伤害我的亲人朋友,就算让我付出一切,我也一定会做到你要求的三件事。”

“那很好。”周文点点头。
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?”惠玩有些着急的追问。

“你想学什么?”周文反问。

这一问,到是把惠玩给问住了,他的见识虽然远超一般的同龄孩子,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学什么才能够打败无面佛。

“当然是学你最厉害,能够打败无面佛的能力。”惠玩想了想又说道:“你所修炼的元气诀,有特殊体质的要求吗?我没有特殊的体质,不过可以利用神话液改变体质。” 记住网址m.wxsy.net

“让我看看。”周文说着,抓了惠玩一只手,把自己的元气注入他的身体。

周文使用了妖神体,他不需要变身惠玩的模样,只需要了解他的身体就可以了。

片刻之后,周文收敛了妖神体,对惠玩说道:“你的身体确实没有特殊体质,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,这两种元气诀都适合你。一种选择是修炼《练气诀》,这门元气诀很难练,不但需要海量的资源,还需要悟性和努力。若是练的好,将来能够成为一流高手或者是顶级高手,若是练的不好,只要有大量的资源,也可以勉强成为三流,一切全看你自己的付出和努力。还有一种叫《古皇经》,这门元气诀需要的资源比练气诀要少,但是对于自身天赋和悟性的要求极高,若是有成可能一飞冲天,若是不成,三流也算不上,这一辈子再难有所成就,你选哪一种?”

惠玩思考了一会儿,很快就作出了选择:“我选择练气诀。”

“为什么选择练气诀?”周文有些意外,一般对自己有自信的天才,往往都会选择后者。

惠玩回答:“天赋是无法控制的事,我不喜欢无法控制的事情,所以想要练一种自己能够控制的元气诀。”

“好,那我就教你练气诀。”听惠玩这么说,周文心中也有些喜欢起这个孩子来,他确实拥有普通孩子难以见到的思想和品质。

纵然他的修炼天赋未必是顶尖,可是只要他能够保持这样的思想,再加上惠家雄厚的资本,一直不断的修炼元气诀,将来多少都会有些成就。

当下周文把练气诀教给了惠玩,惠玩到是真的聪明,记忆力强的可怕,过目不忘只是基本操作。

“练气诀真的能够让我成为能够打败无面佛的强者吗?”惠玩记住了周文传授的练气诀之后,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疑问。

惠玩到也不是怀疑周文,他只是想要让周文给他展示一下练气诀的威力,好让他能够有些信心。

“我说过了,能不能打败无面佛,那要看你的付出和努力,你的付出和努力越多,将来的成就也就越大,越有可能打败无面佛。”周文却并没有要展示的意思。

“那你能够用练气诀打败无面佛?”惠玩又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周文回答。

惠玩微微有些失望,不过不知道总比肯定打不过要好。

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出了烟花巷,才走出烟花巷没多远,就被一群军人团团围住,其中一个衣着讲究,戴着眼镜的男子,走到了周文面前,盯着周文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?把少爷带到烟花巷有何企图?”

“刘秘书,这是我请的教练,你安排一下,让他住在我的园子里。”惠玩说道。

刘秘书听惠玩这么说,不由得微微皱眉:“少爷,您已经有很多教练了,如果你还想学什么,我可以去给您请联邦最好的专家。像这样来历不明的人,不能随便带进府中,这不合规矩,否则我们没办法向总统交代。”

“这件事我会自己向父亲交代。”惠玩说着就拉着周文的手往前走,他知道刘玉谨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,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始终保持怀疑态度,任何人在他眼里,不是犯人就是嫌疑犯。

别说是周文,就算是六大家族的家主来了,刘玉谨也会把他们当成嫌疑犯看待,反正自从惠玩记事之后,就没有见刘玉谨那张万年冰块脸有过什么变化。

刘秘书把一个军官叫过来,耳语了几句,自己则带着人跟了上去。那架式与其说是保护,不如说是严密监视。

“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?”刘秘书走在周文身边问道。

刘玉谨并没有因为周文年轻而轻视他,可是他对于联邦各地的一些年轻天才,就算不是了如指掌,也算是熟知。

他把周文的模样,和联邦甚至是海外这个年纪的强者对比了一下,发现一时间还是无法确定周文的身份。

这也怪不得刘玉谨连周文都不知道,周文这个名字,刘玉谨是知道的,甚至他还见过周文以前的照片。

可他见过的照片,拍的都是安静假扮的周文,本来气质上就有所差异,再加上假扮周文这五年,安静一直镇守棋子山,选择了尽管低调,所以让周文这个名字沉寂的时间实在太久了。

“周文。”周文回答。

刘玉谨听了微微一怔,上下仔细打量周文之后,皱眉道:“您是洛阳的周文?”

他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,虽然只是见过照片上的周文,而且照片上的周文和面前的周文有些相似,可是他却还是觉得,并非是同一人。

“在洛阳上过学,也待过不算短的时间。”周文回答。

“您和安督军是一家人?”刘玉谨又问道。

“不是,不怎么熟。”周文的回答让刘玉谨微微一怔,有些意外的再次打量周文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