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那虾抱球的模样,让周文想起了有一次欧阳蓝请他吃的虾尾球。

星海甲壳龙抱着玉球一动不动,像是死了一样,周文召唤它,它竟然没有响应周文的召唤回到身上。

见星海甲壳龙这模样,周文索性把它放进了混沌珠内。

“反正那玉球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,星海甲壳龙若是能够靠它进化一次,那也算是很划算了。”周文心里面盘算着,如果星海甲壳龙能够晋升到天灾级,那就赚大了。

虽然星海甲壳龙没有龙龟那么厉害,但是它的绝对防御也是非常强大的命运之轮,等级提升上去的话,也是非常强力的帮手。

周文也知道想要晋升天灾级,估计没有那么容易。

不过能够晋升恐惧级的话,也已经非常有用了,绝对防御能够一直开启的话,防御力之强,在恐惧级当中应该能够排入前列。

周文又往混沌珠里面看了看,见那甲壳龙抱着玉球像是死了一样,还是没有一点动静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进化。

看情况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变化,周文就索性不去理会它,先找了一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,看了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。

这一看之下,周文顿时乐了。

流云现在成了过街的老鼠,人人喊打,各大势力都在寻找他的下落,甚至有人在网上公开悬赏,能够提供盗圣所在线索的人,就可以获得一枚史诗级伴生卵的奖励,如果能够带着他们找到盗圣本人,甚至可以获得一枚神话级的伴生卵。 记住网址m.wxsy.net

这还只是提供线索,不需要自身犯险,奖励已经如此丰厚,可见天灾级伴生卵的诱惑是何等的巨大。

估计现在整个地球都在找流云,一个不好盗圣就要身败名裂,甚至有可能死于非命。

这到是周文之前没有想到的后果,不过流云已经晋升恐惧级,又擅长空间传送,想要抓到他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只要他往无尽星海一躲,估计就没几个人能够找到他。

“什么时候能够把大师兄的那一招偷星手给学过来呢,实在太好用了。”周文也有些无奈,一直爆不出偷星手的技能结晶。

就算能爆出来,偷星手的技能等级也不高,想要练到流云那种程度也不容易。

安家老宅,芽儿正蹲在花园当中,低着头看蚂蚁在草丛中穿梭。

“芽儿小姐,督军让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来到了芽儿身边,蹲下来笑着对芽儿说道。

芽儿没有理会那军官,连头也没有抬,依然在看地上的蚂蚁。

“芽儿小姐,我们快点走吧,别让督军大人等急了。”军官再一次催促道。

芽儿这时候才站了起来,转身打量着那军官。

军官微笑着说道:“督军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在等你呢,我们快点去吧。”

“你在说谎。”芽儿缓缓说道。

军官脸色微变,不过立刻就恢复了正常,笑道:“芽儿小姐,你别开玩笑了,督军还等着你呢。”

芽儿却平静地说道:“大叔都是把东西送过来,或者他自己直接带我去,不会让别人代劳,更不会让一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来接我。”

“我是督军的参谋,因为安副官今天正好有事,所以才会让我来接你。”军官辩解道。

“那就更不可能了,如果你真是大叔派来的,那就应该知道,大叔从来不会催促我,他会安静地等着,一直等到我自己想要去为止。”芽儿说道。

军官的脸色有些难看了,却还是强笑着解释:“都说了今天是特殊情况,督军等会儿还有重要的会议,时间很紧……”

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大叔就不会让你过来了,他是那种温柔到可以包容一切,却不会让人为他有半点为难的人。”芽儿说道。

军官已经有些慌张了,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,趁着安天佐和安生都出去,欧阳蓝也不在家的空档,他必须要把芽儿带出去,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一咬牙,军官伸手就想要抓向芽儿的手臂,想要把她强行带走。

可是军官的手才刚刚一动,就听到一声枪响,他的手臂被直接打穿,鲜血迸射出来。

军官捂着伤口转头看去,脸色顿时煞白。

只见身材修长的安天佐已经站在花园门口,穿着一身军装,披着军大衣,手中握着一把手枪,枪口还冒着烟,正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督……督军……”军官的腿都在打着颤,似乎一下子身上的力气全没了似的,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。

“为什么?”安天佐看着那军官问道。

“督军,对不起,我也是被逼无奈,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也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……求您看在以前我跟着您出生入死的情分上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军官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
“我饶了你,你能活吗?”安天佐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军官顿时僵在了那里,他若是被逼无奈,那么就算安天佐饶了他,他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若是安天佐饶了他,他还有活路,那就说明他并非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。

安天佐走向芽儿,路过军官身边时,把手中的枪放在他手里,淡淡地说了一句“是死是活你自己看着办吧”,就继续向着芽儿走去。

军官把枪举起来,对准了自己的脑袋,可是在他扣下扳机的一刹那,却把枪口调转对准了安天佐的后背。

啪啪啪!

军官连开了三枪,枪却没有响,只有撞针的声音,枪里没有子弹。

这一刹那,军官的脸上交织着惊愕、不解、羞愧、无地自容等等复杂的表情。

安天佐头也不回,温柔地抱着芽儿,转身向着花园的大门走去。

从军官身边走过之后,安天佐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你跟了我那么久,什么时候看到我让芽儿见过血腥?”

军官呆在那里,身子颤抖着,嘴唇也颤抖着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他知道自己亲手断送了最后的机会。

安天佐抱着芽儿走出花园之后,用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捂着了她的耳朵,花园内传出了一声枪响,然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
“这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?”安天佐松开捂着芽儿耳朵的手,问一旁的安生。

一旁的安生,脸上带着无可奈何的表情回答:“第八次了,也是最危险的一次,没想到连您一手培养出来的赵参谋,竟然都被敌人收买了,还企图对芽儿下手,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。”

“是时候做点什么,让他们知道我安天佐还活着了。”安天佐抱着芽儿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“督军,您要做什么,只管吩咐。”安生站直了身子,眼中骇人的杀意一闪而过。

“不要那么凶,会吓到芽儿的。”安天佐微笑着说道:“杀伐不是目的,也不是必须的手段,我只想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。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