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周文始终面带微笑,好像张玉致说什么他都不在意似的。

实际上,周文基本上没听到张玉致在说什么,这一路上,他都在尝试习惯谛听带给他的天地之音。

但这实在太难了,别说尽数接收所有的声音,就算只是面前的声音,周文现在也只是能够偶尔听对频道。

他听张玉致说话,基本上就是两分听七分猜,还有一分全靠瞎蒙,所以才会老是做错张玉致让他做的事情。

否则以他对于力量的控制力,就算不懂种花,也不至于犯那么多的错误。

周文本以为张玉致会对他这样的行为生气,毕竟这个园子一看就是下了大心血的,一草一木看似平凡,其实都是精心挑选而得。

可是张玉致虽然一直在念叨周文,却并没有真的生气,反而耐心的告诉周文该怎么做。

但是因为周文基本上连听带猜,也就能听懂一半不到,所以显得很笨拙,往往张玉致说了几遍,周文还是搞不清楚状况。

张玉致也不急,似乎把教给笨笨的周文种花和念叨当成了一种乐趣。

周文就更不急了,反正他也要练习适应谛听带给他的能力,只是老做出一些驴唇不对马嘴的事情,让周文感觉有些不好意思。

这一天,周文什么都没有干,就帮着张玉致打致花园了。 记住网址m.wxsy.net

不,应该说是破坏花园才对。周文听不太明白,弄错了很多事,比如该浇在根部的水,结果浇在了叶子上等等,虽然无伤大雅,但是错的多了,原本完美精致的花园,就有些走味了。

张玉致明知道如此,却不肯自己动手,还是在那里指挥周文。

一直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,张春秋来叫他们吃饭,张玉致才放过了周文。

周文虽然一直少说多听,但是张春秋和张玉致都是聪明之极的人,自然也看的出来,周文的听力似乎有些问题。

但是周文不说,他们也就不问,依然笑着和周文聊天,就算周文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,他们也依然能够聊下去,好似根本没有发现周文的不正常一样。

“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告辞了。”吃过饭之后,周文就打算要回洛阳了。

“不是吧,花园的活还没有干完呢,你就这么走了?这不是半途而废吗?”张玉致瞪着眼睛说道。

周文就算没听到张玉致说什么,但是从她的表情上,也看出了她说了什么。

周文发现听不见对方说什么,其实有时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,有人说,闭上眼睛去聆听这个世界,你会发现很多许多以往被忽视的美好。

其实反过来也一样,没有了声音,无法听到对方的语言,失去了词语的修饰,只用眼睛默默去看,会发现许多以前难以发现的事情。

“原本人类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这么有趣。”周文发现,自己以前很容易忽略对方的情绪,只会从对方的语言判断对方的想法。

现在却发现,很多时候语言是会骗人的,可是肢体语言反应的情绪,却不会骗人。

在听不到对方说什么的这段时间,周文对于肢体语言的阅读能力在飞速成长。

“我总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帮你打理花园吧?”周文说道。

能够阅读出人的情绪,并不代表周文就会变成高情商,事实上阅读理解和本能反应是两回事。

“至少要把你之前破坏的部分弄好吧?”张玉致说道。

这一句,周文听到了,他仔细一想,觉得这也有道理,自己明明是来帮忙的,却把花园弄成了那个样子,确实不太好。

“好,那等天明天继续吧。”周文心想着,自己今天已经大概知道了那些花草的习性,明天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,就能够把事情做好。

张玉致的身体似乎还是不怎么好,吃过饭之后,张春秋就让人送她回去休息了。

“你可不要想耍赖偷跑。”临走的时候,张玉致还回头揶揄了周文一句。

周文没听到她这一句在说什么,也没能从表情猜出是什么意思,只能用微笑代表回应。

张玉致噗嗤笑了一声,然后就转身走了。

周文无奈,不知道张玉致说什么,他就更不知道张玉致在笑什么了,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傻瓜一样。

“我带去你客房。”张春秋带着周文到了客房之后,却并没有立刻离开,反而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。

张春秋伸出食指,在茶杯里面沾了点水写道:“周文,需要帮忙吗?”

“谢谢,我没事,过段时间就会恢复了。”周文并不意外,张春秋看不出才有鬼了。,

“我到是有件事,真的需要你帮忙。”张春秋正容写道。

“难道魔坟的情况很糟糕?”周文心中一惊,连忙问道。

张春秋摇摇头,又写道:“我希望你能够在张家多留四天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周文不解的看着张春秋,要让他留下来,却不说让他干什么,这让周文感觉很是疑惑。

“这四天时间,帮我保护好小妹。”张春秋所说的小妹,就是张玉致。

因为张家这一代就只有张玉致这么一个女性,所以张春秋他们,都习惯叫她小妹。

“玉致有危险?”周文神色也凝重了起来。

张春秋点点头:“张家内部出了点问题,我怕有人对小妹不利,你应该明白,这种时候,我不方便用自家人。”

“四天时间,没问题。”周文想了想,只是这样的话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张家虽然强大,但是终究没有天灾级的强者,保护张玉致的安全应该不会太难。

“谢谢。”张春秋这两个字是用嘴说出来的。

周文恰好听到了这一句,摇头道:“玉致是我的朋友,也曾救过我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张春秋没有再说什么,对着周文笑了笑,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。

张春秋离开了别院之后,张宵走了过来,有些不解地说道:“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把周文留下来?”

“小妹这辈子为了张家牺牲太多,连个正常的朋友都没有,既然她开心,就让周文留下来陪她几天吧。”张春秋叹气道。

“周文那小子就是一个二楞子,既然要让小妹开心,你就应该把事情告诉他,让他尽全力去讨好小妹,否则就周文那性子,只会惹小妹不高兴。”张宵说道。

“你是质疑小妹的智商,还是觉得小妹是那种会开开心心接受怜悯的人?”张春秋冷冷地看了张宵一眼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