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张宵心中一惊,连忙低头说道:“是我太心急了,我也是希望小妹能够开心。”

“开心吗?我到是希望她能够伤心。”张春秋抬头看向某个方向,神色复杂地说道:“生在张家,她连伤心的资格都没有,如果可以,我希望她能够懂得什么是伤心,那样至少她还是小妹。”

张宵黯然道: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愿代替小妹去承受这一样,可是魔坟中的那个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一向温润如玉,仿佛不会生气的张春秋突然暴怒,眼神盯着张宵,宛若一把刀。

张宵骇然心惊,身子一颤情不自禁的倒退了两步。

虽然是年纪差不多的兄弟,可是张宵内心深处对于张春秋有着深深的敬畏,平时也许他还敢和张春秋顶撞两句,甚至故意和张春秋辩驳。

可是张春秋一但认真,张宵就不敢再说什么,像这样张春秋发怒的情况,张宵还从未见过,心中惊恐不已,几乎不敢抬头去看张春秋。

张春秋冷冷地盯着张宵说道:“你要记住,你的命是小妹换回来的,你没有资格说什么代替她,张家所有人都一样,小妹不欠张家任何一个人,只有张家欠她。你若真的那么想救她,那就把命留下,没有张家,没有我们,小妹就不必承受那所有的一切。”

“哥,我知道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张宵被张春秋说的脸色青一会儿白一会儿,却又不敢反驳,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张春秋没有再说什么,也没听张宵说话,转身就直接离去。

一直等张春秋消失在张宵的视线中,张宵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,咬着牙低声嘟囔了一句:“你不也一样,有什么资格对我发火?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wxsy.net

第二天,周文再次来到了张玉致的园子。

今天的张玉致和昨天张玉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昨天她穿的很正式,像是一个大家闺秀,在外人面前的时候,待人接物都很得体,一看就是出身名门,似是高高在上的公主。

事实上说张玉致是公主也不为过,张家的势力范围可比古代的一个国家要大多了。

可是今天的张玉致,却扎着马尾辫,下身穿着牛仔裤,上身穿着短袖的黑色T恤衫,头上还戴着一个帽沿很长的帽子。

虽然身材还是很好,修长的双腿很是吸引的人眼球,可是看起来和昨天判若两人。

“那是什么?”周文注意到,在花园中央摆着一堆东西,用一张大大的黑绸子盖着,也不知道是什么。

周文还记得,昨天的时候,园子里面还没有这些东西。

“这可是好东西,你有没有听说过音乐会使植物快乐这个说法?”张玉致眨着眼睛说道。

周文没听到张玉致在说什么,也看不出她在说什么,只能沉默不语。

张玉致似乎早就知道周文会有这样的反应,就神神秘秘的继续说道:“在古代的时候,经过某些人的研究,植物听了好听的音乐之后,能够更好的生长。根据他们的研究表明,普通蔬菜如果听了音乐家演奏的优美音调,就会比那些没听音乐的同类蔬菜长的更水灵鲜活,生命力更强。”

周文偶尔能够恰好听到几个字,只知道张玉致好像在说什么“蔬菜”“音乐”“快乐”之类的东西,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。

“我们还是开始工作吧。”周文无奈地说道。

张玉致撇了撇嘴,似乎对周文的反应很不满意,不过她还是拉着周文来到了那堆东西前,然后一把把黑色绸布给掀开。

周文这才看到,原来那下面竟然是一套架子鼓。

“不是说要收拾花园吗?拿这些东西来干什么?”周文看着架子鼓问道。

“音乐会让花草快乐。”张玉致眼神狡黠,在架子鼓前坐了下来,对着周文说道。

这句话周文终于听到了,之前张玉致所说的那些话,顿时猜出了一个大概。

“现在就让我为你表演一下,我精心练习过的音乐技艺,我在张家可是有一个外号,张家的小莫扎特。”张玉致说着,就拿起了鼓棒,然后敲了起来。

周文没听到张玉致在说什么,也不知道莫扎特是谁,只能认真去听她敲出来的鼓声。

周文看着张玉致,神色变的越来越古怪。

张玉致敲的很投入,可是就算周文不懂音乐,就算他以前没有听过架子鼓,就算他现在只能偶尔听到那么为数不多的一小段。

可这也不影响他认为,花草听了这样的“音乐”,应该不会快乐才对。

不,那应该不能被为音乐才对,用嗓音来形容更加合适。

张玉致却似乎很陶醉,一边用力的敲着,一边似乎对着周文在喊什么。

可是周文这一次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听到,架子鼓的声音对他的听力造成了极大的障碍。

不只是架子鼓本身的声音,架子鼓的声音影响到了花园内的各种植物,花瓣、树叶、草叶、虫子,甚至是尘埃和细菌都因为震动而发出了更多的声音。

小园子里面的声音信息量以几何倍数增加,让周文根本听不见张玉致在说什么,难以在杂乱的海量声音信息中捕捉到她的声音信息。

张玉致说了好多句,见周文一点反应都没有,不但没有生气,脸上反而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停下了手中的鼓棒,张玉致对周文说道:“周文,你真的很聪明,聪明的像是……当……”

周文全神灌注的听着张玉致的声音,因为鼓声停止,声音信息量大减,他竟然侥幸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张玉致的声音,听到了她说话。

可是张玉致说话的时候,又随手敲了一下,声音顿时扰乱了周文的听力,没听到张玉致接下来说了什么。

不过听前面所说,应该是在夸他聪明。

“谢谢,你过奖了。”周文说道。

张玉致听了周文的话,表情很是正经,眼睛却变成了月牙状,因为刚才她最后所说的话是“聪明的像是猪一样”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