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“给我碎!”随着周文的咆哮之声,雷电轰击而下。

同时一道贯穿长空的地光束横空而来,时间和节点刚刚好与周文的咆哮之声相呼应,仿佛是回应周文的神迹一样。

轰!

虚空雷电轰击在传送阵的基石之上,雷电在裂纹之中流淌,基石看起来像是布满了雷电裂纹的石柱一般。

虽然似乎快要破碎的模样,却始终没有裂开。

可是伴随着周文声音横空而来的光束,却直直的轰击在了基石之上,那原本就被雷电侵蚀的满是裂纹的基石柱,酝酿了刹那之后,猛的爆裂开来,内中光辉与雷电喷涌,好似爆开的巨大雷电烟花。

轰隆!

巨大的传送阵基石柱,如同被爆破倒塌的大厦一样,整个基石柱都化为碎片轰然倒下,方圆千里,都能够感觉到那恐怖的震荡。

靠近传送阵的几百里,更是像地震了一样,大地似海浪一样翻腾,一道道裂谷在大地上裂开,纵横交错,犹如巨大的蜘蛛网一样。

早已经寸草不生的大地,顷刻间变成了废墟。

看着崩碎的基石柱,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,有兴奋、有愤怒、有怀疑、有疑惑,更多的则是惊骇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wxsy.net

圣神死死地盯着周文,嘴唇抿着,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,可是他眼中的寒芒,却冷的让人心寒。

“刚才那道光是什么玩意儿?”

“不会是神灵听到了蛋皇的声音,以神迹回应他吧?”

“这是天降神迹啊!难道我蛋皇是天选之人?连老天爷都帮他。”

一般人实在想不出,有什么样的生物,能够爆发出如此威力巨大的光束,都以为是出现了神迹。

而对安家比较关注的各大势力,却已经猜出来那道光束是什么了。

当初安家一炮轰塌了通天塔,震惊了整个联邦,只是自那之后,安家就再也没有动用过那恐怖的武器。

这么长时间,善忘的人类都快要忘记那可怕的武器之时,却在今日再次展露狰狞,所产生的震撼效果,远比上一次更加直观。

虚空真螈那么强大的力量,轰击了那么多次,都没有能够把基石柱轰塌,这一炮下来,却直接把基石柱轰碎。

有这样的强烈对方,所产生的心灵震撼是前一次所无法比拟的。

直到现在,还有很多人没有回过神来,这一炮实在太惊人了。

其实这一炮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恐怖,虚空雷电已经把基石柱破坏的差不多了,内中早已经是裂纹横生,只是差了最后一把劲。

就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如果没有这一根稻草,骆驼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,但是这一根稻草放上去,骆驼就立刻支撑不住了。

当然,这只是一个比喻,这一炮的作用,远比一根稻草要强的多,破坏力之强,不在虚空雷电之下,配合着虚空雷电,才能够产生这样的效果,两者缺一不可。

在距离圣地几百里外的山头上,安生正指挥人手把元气压缩加速器拆除,分散之后带回去。

安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弄来的,在老K三人出现之前一段时间,加速器还在洛阳安家,这么短的时间想要把这么巨大的加速器弄到这里,除非有强大的空间能力,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可是安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空间系强者,应该只有周文一个,但是周文又一直在战斗当中,不可能做这种事。

更何况以安天佐的脾气,也不可能找周文做这样的事。

安生心中隐隐有些猜测,可是却把这猜测永久的埋在了心底,连想都不去想。

“撤退!”周文的目的已经达到,不愿意再继续停留,想要叫上钟子雅等人快点撤退。再纠缠下去也没什么好处,更不可能真的攻打进圣地。

可是他声音出口,看向天空的时候,却发现仙的身体已经化为无数的花瓣,等那些花瓣散开的时候他的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
钟子雅更是只留了分身在战场之中,真身御剑而去,如同流星般瞬息消失不见。

“说好的兄弟情呢?”周文张大了嘴巴,半晌没有合上。

唯一悲剧的只有流云,他的身法和逃命本事,原本是三人当中最强的,可他偏偏被萧给缠上了,同样是空间系的高手,被萧缠上之后,他连使用空间传送远距离逃生的机会都没有。

毕竟流云擅长的是近距离瞬移,远距离传送,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,比周文差了不少,需要的准备时间太长,在萧的攻击下,根本来不及使用远距离传送。

论身法,萧的轨迹身法更加怪异,更何况萧还精通各种不同的技法,硬生生把流云给拦了下来。

流云现在半条命都没了,也就是仗着手中有太极图,才能够勉强支撑到现在,周文估计那太极图,十有**是井道仙帮他弄到手的。

嘭!

周文看向流云的时候,流云被萧一掌拍在胸膛之上,硬生生把流云的胸骨给拍的凹陷了下去,同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与鲜血一起喷出来的,还有流云在战斗当中吞下去的那枚圣物戒指。

萧伸手抓住了圣物戒指,顺势戴在了手指上面,手掌也不停顿,凌空再次拍向了流云的脑袋。

流云已经躲无可躲,身上的盔甲早已经支离破碎,根本起不到防护作用了,若是被萧这被圣物加持的一掌拍实,整个脑袋都要爆开。

嘭!

萧这一掌拍了下来,可是拍中的却不是流云,而是混沌卵,混沌卵硬生生把萧那恐怖的一掌给挡了下来。

“小师弟……你终于来了……”已经被打成猪头的流云,激动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。

“你先走,这里有我。”周文说道。

其实根本不用周文说,流云已经闪身瞬移远去。

流云一走,失去了太极图的领域克制轨迹领域,四周的空间顿时又变的扭曲断层,老K和九阳也围了过来。

“我靠,怎么都走了,只留下蛋皇一个人了?”

“他们不是师兄弟吗?说好的兄弟情不离不弃呢?”

“我早就说过,亲兄弟都靠不住,更何况还是师兄弟。”

“这也逃的太快了!”

“情况有点糟糕啊,他们逃了,剩下蛋皇一个人怎么办?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